4G换5G关口 智能手机如何抢回“失去的一个月”

“我压的货并不多,但是春节只卖了三分之一不到。”手机经销商孙兆有些庆幸。2019年底,他的进货主要为5G手机,但是5G的货量和销量都没有爆发,他还进了部分4G手机来增加销量。
  2019年,手机行业没有迎来预期的换机潮,研究机构IDC统计的全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3.71亿台,同比下滑2.3%,另一家机构Canalys的统计数据中,全球出货量下降幅度更是高达7%。销量更是下滑严重。2019年第四季度,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销量为8530万台,同比下降了15%。
  这意味着,经销商手中积压了不少库存。在4G转5G的关口,这批存着大量4G手机的经销商,正等着在春节期间清理库存。
  孙兆的2019年本来就很不容易。他被所谓的行业寒冬折腾得很没有信心,部分门店开始转型卖家居用品,也没有为传统的春节销售旺季加大备货,只求能清剩余的4G手机库存。令孙兆后怕的是,这个佛系的选择,让他逃过了疫情期的库存泥淖。
  根据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统计,若是疫情在3月得到控制,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会比预期减少2%,中国市场出货量比预期减少5%。IDC亚太地区分析师Will Wong预计,第一季度中国国内市场将同比下降近40%,即使3月份可能出现复苏,但仍难以达到去年的水平。以2019年一季度的8800万台销量计算,2020年一季度的销量预计仅为5000万台。这意味着,积压在经销商等渠道的库存数字在3000万台左右。
  “最怕堆货,一旦过季只能折扣卖,肯定亏本。”孙兆告诉记者,“如果是5G手机,还可以打折,跟未来新推出的10多款5G手机竞争,但是4G手机错过了春节清货,越到后面越出不了,最终只能砸在自己手上。”孙兆店里每台手机的利润大多在300~400元,除去店面租金、人员工资、日常费用等开销,盈利远比不上往年,一旦折扣太多,就会亏本。
  目前,小米已经推出旗舰机小米10,OPPO和vivo陆续推出子系列新机,华为的P40系列也将在3月面世。
  留给经销商清理4G库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孙兆听说了有同行资金链断裂的消息,他所在的经销商联盟群里一直在讨论,寒冬何时过去?但,现在谁也预测不了。
  集体错过重要的第一季度
  “顺丰包邮,无接触送货。”徐佳燕转动着手中的手机,尽最大可能地展示功能,点击发送,一个抖音视频发出,她还特意保存视频,在微信朋友圈又发了一次。
  徐佳燕的OPPO手机门店在2月14日就已经开业,卷帘门半开着,这家位于廊坊通信街的门店里只有她一个人,其他店铺不是没有开业就是和她的店一样,冷冷清清。
  “这个时候能到店里买手机的顾客都是真爱。”徐佳燕苦笑。如果没有疫情,这时的她应该拿到了OPPO在MWC发布的新机型,等着顾客上门咨询,而抖音、拼多多和微信只不过是她觉得新潮而尝试的渠道。
  没想到,这个春节之后,线上渠道成了唯一的销售途径。徐佳燕告诉记者,从2月14日到2月月底这半个月,门店的业绩远不到预期,有好几天甚至没有开张,一天最多的下单量不超过10台,而往年这个时候一天可以达到30台,多的时候甚至上百台。
  作为店长,徐佳燕担心的是业绩和收入。往年春节是她新年第一个销售小高峰。如今,她的店员困在老家,她每天除了联系老顾客、送货,就是在各种线上平台上发布购买信息。
  线下门店门可罗雀,拥有大量导购群体的OPPO告诉记者,为了安抚一线人员,疫情防控期间,公司底薪和福利照发,给予一线导购每人1000元的补贴,其中湖北区域的补贴为2000元一人。
  在中国市场,手机销售有两个高峰,第一个是五一假期,第二个是十一假期。按照手机厂商的筹划,就是3月的春季新品发布是奔着5月的销量竞争,9月的秋季新品发布则是盯着10月的销量冲刺。
  4G手机也是经销商库存里的一颗定时炸弹。5G手机一季度没卖出去,可以二季度再推,但二季度之后,市场基本是5G的天下,若是没能及时清货4G手机,经销商将损失惨重。
  小米集团副总裁、中国区总裁卢伟冰表示,中国手机市场1月大约3000万部,2月由于疫情原因,目前看市场大盘预计在1500万以下,整个市场环比下滑50%以上。电商市场在整个疫情期间受物流配送影响也大,近期在快速回升,而线下市场受影响极大,约为70%~80%。
  由于小米渠道以线上为主,所以卢伟冰坦陈,小米整体市场销量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,但一定是几家中受影响最小的。卢伟冰同时强调,拐点已到!
  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经历了集体崇拜互联网模式,到反思纯互联网模式,再到线上线下双管齐下的阶段,整个智能手机线上销量占总销量的比例大概为28%,小米等品牌相对比例会高一些。以华为为例,2019年华为整体销量超过2亿台,疫情影响一个月,即2000万销量。
  对于销售端,线上渠道不可能在短时间完全取代线下门店,可以预见的是,经历了这次疫情,消费者将更多地通过在线渠道购买手机,线上销量的份额将在2020年上半年大大增加,而这可能会带来购买行为的永久性转变。
  和经销商一样,错过一季度,手机厂商也只能全力以赴下半年的5G之争。此刻的供应链,是手机厂商备战5G的生命线。
  供应链的焦虑
  自2月24日起,硬件供应商郑程合作的几家代工厂陆续复工,他暂时松了一口气。
  郑程原本打算2月7日复工,但是疫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预期,代工厂无法如期开工,复工日期一拖再拖。与此同时,春节过后,手机厂商的新机发布计划纷纷调整,原定节奏被疫情打乱,合作厂商开始频频催促郑程交货。
  “老不复工,日子怎么过得下去?”郑程能够理解厂商的焦虑,他告诉记者,供应链复工并非易事,代工厂大部分在珠三角地区,受疫情影响较小,员工尚能顺利返工,但是复工率能到50%已经谢天谢地。不少上游厂商,比如零配件生产商等,集中在长三角、珠三角,也分散在包括武汉在内的中西部地区,复工需要更多时间去协调。
  整个行业因为春节和疫情停滞了一个月,手机销售一季度数据惨不忍睹。幸而2020年正处于5G换机潮节点,IDC分析认为,因为市场对于5G的关注,即便上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会同比下降,全年出货量依然会增长。
  手机厂商盯着供应链,催着交货,它们不敢再错过今年任何节点。
  巴塞罗那的MWC大会取消后,小米、华为、OPPO和vivo等手机厂商将发布会改为线上,试图用5G新产品唤醒市场。2月13日,小米率先在线上发布旗舰机小米10;2月24日,索尼、realme和华为分别在线上发布5G新机Xperia、X50 Pro和折叠屏Mate Xs;2月25日,荣耀发布V30 Pro海外版,vivo子品牌iQOO发布5G旗舰机iQOO 3。
  2月2日,华为表示,包括消费产品和运营商设备在内的产品生产已经恢复,业务正常运行,大部分已经恢复的生产业务在东莞。联想集团在2月20日之前,已经陆续恢复了合肥、深圳、惠阳的工厂生产,不过员工回岗仅为50%。
  联想方面告诉记者,联想在春节前已经准备好了应对几个星期的零部件供应需求,武汉和成都的工厂还在等当地政府最新指示,预计到3月,深圳和合肥两个主要工厂可以分别恢复100%和70%的产能,预计最迟3月底,所有工厂恢复生产。
  但是,供应链的压力依然不减。
  不同产线面临的问题也不一样。代工的产线并不需要太多工人,设计产线可以实现在家办公、空中办公,这都足以应对疫情。但是,芯片企业往往有很多涉密业务,考虑到安全和保密,员工无法在家办公,生产上也面临原材料短缺、物流成本上升、防控风险上升的难题。
  2月,到岗率不如意已经成为供应链企业常态,更多公司已经把希望寄托在3月。小米公司创始人、CEO雷军在小米10发布会透露,直到2月10日,很多工厂都不能恢复生产,小米10发布后的一两周内,供货都会很紧张。
  “疫情有影响,就算只有10%,对整个行业都不是小数目。”郑程认为,2月份本来也有一部分时间属于春节的延续,所以影响还在可控范围,他希望进入3月之后,除了湖北之外的供应链企业能逐渐恢复,“这样我们还能够在后面几个月加紧把产能补回来。”
  随着代工厂的逐步复工,郑程的压力也随之消解,他告诉记者,在手机供应链上的企业,比如芯片厂商、配件厂商等等,对于工人的数量和要求没有那么高,不会有富士康那样紧迫的压力,“他们真的是没有人就不行了”。
  复工的跨国难题
  富士康恐怕没有想到,2020年的开端,是一场费用高昂的复工。
  鉴于疫情严重,深圳富士康曾发布公告,2月10日假期结束后,员工暂时不返厂。随着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,富士康高调宣布复工,甚至聘请钟南山院士担任集团防疫及复工总顾问。
  目前,成都市富士康现已复工6万人,最多时该园区有16.5万员工;在负责生产iPhone 11等系列的富士康郑州园区,为激励老员工返厂,吸引新员工入职,复工奖金从3000元飞涨超5000元。不过媒体报道,在富士康郑州园区的员工人数仍不及高峰期人数的十分之一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保证复工后的防疫工作,富士康等企业纷纷自产口罩。富士康旗下上市公司工业富联2月7日发布《相关事项说明公告》称,其生产的口罩优先用于富士康近百万员工内部生产防疫保障,未来视情况积极对外支援输出。截至3月1日,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园区已累计交货400万只口罩。
  TMT领域独立分析师付亮告诉记者,富士康已经压了不少订单,一些国际订单已经过期,必须尽早复工化解这些订单。
  受复工难影响,富士康调低了年度营收,降低幅度预计达到1%~3%。不过,2月20日,富士康发布公告称,其海外厂区,包括越南、印度、墨西哥等地营运仍持续满载,部分扩产计划也正常进行中。
  在付亮看来,海外工厂并不能缓解中国工厂的产能危机。富士康的核心竞争力,便是形成一个整体的代工体系,不管是电脑还是手机,都能快速形成生产力,并进行一定规模地生产。富士康厂区一度有10万人的规模,这种规模放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地区,难以实现,也正是这种优势,令富士康拿下了苹果这一重要客户。
  产业链全球联动,一场疫情暂停了中国制造,全球硬件公司很难独善其身。
  富士康在全球电子制造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富士康的复产状况直接影响到全球科技领域。工业富联在全球的服务器与储存设备制造市场的产能占比超过40%,网络设备制造市场的产能占比超过30%,电信设备制造市场的产能占比超过20%。
  2月27日,苹果CEO蒂姆·库克在年度股东大会直言,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对苹果带来挑战。虽然,中国疫情得到进一步控制,苹果在中国半数以上的门店被要求恢复营业,中国的办公室和联络中心也重新开放。但是,疫情造成的供应限制和需求不振,已经令苹果修改了月初制定的季度营收目标。而中国以外疫情的迅速发展,也再次给包括苹果在内的所有全球化企业敲响了警钟。
  “苹果在全球做供应链布局,它在印度布局的时候,富士康也紧随过去,但是印度工厂主要生产低端的手机零部件。”付亮告诉记者,全球手机厂商都面临一个类似的问题,就是手机零部件生产中,中日韩三个国家的占比太高了。
  以华为P30 Pro为例。日本研究机构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曾对华为P30 Pro进行了拆解工作,分析报告显示,华为P30 Pro由1631个元器件构成。其中,美企提供的仅有15个,占0.9%,成本59.36美元,占比16.3%;日企供应的零部件为869个,占比达到了53.2%,价值占比为23%;中国大陆企业提供80个组件,但价值占比最高,高达到38.1%;韩国企业提供了562个组件;中国台湾企业提供了83个组件。
  现实是,除了中国,日本、韩国的疫情情况也不乐观。据路透社、韩国媒体报道,2月底,因一名员工确诊新冠病毒肺炎,LG集团旗下的电子零件制造商LG Innotek将其位于韩国龟尾市的相机模组工厂关闭消毒,3月3日恢复生产。包括这家工厂在内,这座城市共有5家工厂与苹果有合作。
  “按中日韩三国现在的情况,很可能影响到零部件的批量生产,到时候即使富士康全面复产了,零部件的稳定供货可能也难保证。”付亮担心,产业链的复工是一个系统性复工,如果韩国和日本的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,那么行业也会迎来下一波影响。
点击查看更多: 赚钱新闻 创富新闻
栏目最新
青岛房价太高逼本科生回乡
青岛房价太高逼本科生回乡
病毒爆发的季节里,山东的楼市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呢?山东省
多地叫停售楼处销售
多地叫停售楼处销售
为有效预防疫情蔓延,多地日前叫停了售楼处销售活动。面对
宫灯点亮致富路
宫灯点亮致富路
腊月廿六下午,看着4个4米高的大灯笼装车送走,白军平会心一
双黄连奇妙夜:卖到夜里2点多售罄
双黄连奇妙夜:卖到夜里2点多
1月31日晚上11点多,许多人的朋友圈里传出消息——经过上
网购都恢复了吗?
网购都恢复了吗?
往年,农历初十通常是网店商家恢复营业、开始发货的时间节
返岗复工需要注意啥
返岗复工需要注意啥
“10号要复工,但我能顺利从外地返回工作地吗?”   元宵
更多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