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小龙虾受连累?昔日火爆簋街九成饭店大门紧闭

“根本就没有单子可跑,以前每天都能跑上四、五十单,现在连一半都不到。”常在北京簋街跑单的美团外卖配送员向记者说道。
  位于北新桥附近的簋街是北京饭店密度最大的一条街,胡大饭馆、簋街仔仔小龙虾等多家餐饮品牌均坐落于此。以往旺季时,胡大饭馆等位排号便需等待2小时,然而受疫情影响,簋街切换到了“冷清”模式。2月18日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走访时发现,簋街九成餐馆均因疫情暂停营业,街上人流稀少,仅有少数营业商家开展外卖业务。
  此前,西贝、海底捞等连锁餐饮品牌均因疫情期间闭店饱受损失,近日,海底捞北京、上海等地部分店面恢复营业,作为北京夜经济品牌簋街上的中小型餐馆却仍不知道何时能复工。加之簋街大多餐馆主打小龙虾,目前小龙虾最大原产地湖北防疫工作当先,水产养殖周期缩短,疫情对于簋街上中小型餐饮企业的影响或将持续更久。
  负责簋街附近外卖业务的配送员最近难得“清闲”,记者观察到,以往在簋街各餐馆穿梭如织的外卖配送员们,如今在路口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,或闲谈或低头刷手机,进入到了“趴活”模式。
  “旺季的时候是单子等人,有时为了多送甚至来不及吃饭,现在变成了人抢单子。”一位美团外卖配送员对记者说道,“餐馆不营业导致外卖单量下降很多,这几天跑的勤快点一天最多十四、五单,大部分时候一天只有七、八单。”
  餐馆附近的烟酒超市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簋街现如今经历的“反差”。“人多的时候餐馆内酒水不够会经常从我们店里串货,现在街上没什么人,我们也没什么生意。”一位烟酒超市老板向记者表示。
  记者观察到,作为簋街招牌餐饮品牌的胡大饭馆自1月30日起便暂停营业,簋街仔仔小龙虾、小龙坎等餐饮品牌也都纷纷关门。
  记者来到胡大饭馆第三分店,以往门口等位的顾客将人行道堵满,现如今则空无一人,店内仅有几名人员值守。“我们已经停止进货了,现在堂食和外卖业务全部停了,对于何时能正常营业还要看疫情的发展和国家的相关规定。”胡大饭馆店内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 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,房租、原材料、人力构成了主要成本,在闭店无营业收入的情况下,每过一天便承担着几十万的损失。据了解,虽然目前胡大已停止进货,但春节前夕购入的原材料因闭店滞压,直接损失超过100万。
  胡大饭馆停止进货的决定不是个例,实际上,餐饮及食品加工企业由于疫情难以复工,也影响到了上游养殖户的营收。2月18日,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江开勇坦言,受疫情影响水产品压塘现象较为严重,江开勇表示,当前罗非鱼、对虾、小龙虾和大宗淡水鱼等压塘情况尤为严重,主要原因在于产销对接不畅,市场交易不足,特别是一些加工企业收购量不大。
  在另一方面,作为国内小龙虾主要产区的湖北当前防疫工作当先,小龙虾养殖周期缩短,或将对今年夏季小龙虾价格产生影响。国家农业农村部发布的《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(2019)》显示,2018年中国小龙虾总产量达163.87万吨,其中湖北产量就有81.24万吨。
  据了解,小龙虾每年3月便开始上市,一般5月至9月是其盛产月份,而三月份上市小龙虾产地大多来自四川、云南等气候较暖地区,湖北出产小龙虾目前正处于育苗期,疫情的到来让湖北小龙虾养殖面临不少问题。
  近期中国水产与流通加工协会发布的《疫情监测及小龙虾产业影响调研》显示,目前在养殖端行业正常运转比例不高,养殖过程中面临饲料、肥水等原料短缺以及苗种销售滞销等问题;在市场销售环节,由于1至4月所销售小龙虾90%为冻品,餐饮企业春节前夕又增加了小龙虾冻品库存量,疫情爆发后,餐饮业一直处于关闭状态,流通停滞,导致积压量更大。
 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若疫情在三月中旬过去得到遏制,生产生活恢复轨道,对于小龙虾不会产生较大影响,若疫情得不到有效遏制,居民对于聚餐消费意愿降低,今年小龙虾价格或将发生下跌。
  实际上,原材料的价格波动并不是餐饮门店目前担心的主要问题,胡大饭馆人士对记者表示,胡大饭馆小龙虾既有来自湖北的也有来自江苏的,目前对于进货问题并不担心,更希望的则是门店能早日正常运转。
点击查看更多: 赚钱新闻 创富新闻
栏目最新
青岛房价太高逼本科生回乡
青岛房价太高逼本科生回乡
病毒爆发的季节里,山东的楼市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呢?山东省
多地叫停售楼处销售
多地叫停售楼处销售
为有效预防疫情蔓延,多地日前叫停了售楼处销售活动。面对
宫灯点亮致富路
宫灯点亮致富路
腊月廿六下午,看着4个4米高的大灯笼装车送走,白军平会心一
双黄连奇妙夜:卖到夜里2点多售罄
双黄连奇妙夜:卖到夜里2点多
1月31日晚上11点多,许多人的朋友圈里传出消息——经过上
网购都恢复了吗?
网购都恢复了吗?
往年,农历初十通常是网店商家恢复营业、开始发货的时间节
返岗复工需要注意啥
返岗复工需要注意啥
“10号要复工,但我能顺利从外地返回工作地吗?”   元宵
更多大家都在看